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言语是需要自己创造滴
言语是需要自己创造滴

言语是需要自己创造滴

前不久铁道部提速,我也坐了坐“动车组”。座位象飞机座,乘务小姐推着车服务。舒服是真舒服,就是不能再象民工列车那样找艳遇了。有经验的色狼都知道,火车是找艳遇的好地方,前提是座位必须面对面。小空间里男男女妇挤在一起,增加机会。最好还是那种很挤的民工列车。男女身体碰撞,别人不当回事。我一哥们硬是在火车上找了个老婆。
我第一次在火车上有艳遇才十八岁。当时坐车去上海。斜对面坐着个女孩。那时我上学,人家穿得挺时尚,身材也很成熟。我以为怎么也得二十多。心里虚,不敢搭话。到了济南站。那女孩子买了煎饼零食,主动让我尝,让我直笑话自己胆小。
于是就和女孩套开近乎。我们都坐窗边。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互相把腿伸到对方座位上。那种车,乘客把腿伸直舒服一下很正常。夜里看大家都睡了,我们就用脚趾头挑逗对方。她的脚夹在我腿和车厢之间。我摸了个够!后来我们又装着趴在小桌上睡觉,两只手在桌子下面互相摸。现在快车都是卧铺,一觉睡到上海。没了这种乐趣。
临下车时我们交换了地址,个人情况。结果发现她比我还小。我这个不好意思啊。男人这种事就得主动,还让人家女孩主动。BS自己啊。
到了上海没过几天,她就带着一个小表弟来看我。那个小表弟其实也是打掩护的。不过小孩子不懂事,老搀和。那时候上海住房条件极差。我们就跑到街上玩,在小弄堂里追啊,打啊。用力都很大,拧啊,捏啊,图的就是摸对方。记得有一次小表弟拧我,她装着保护我,用背紧贴到我胸上,我双手搂着她,抓住她的乳房,好刺激啊。
后来都回了天津。她是塘沽人。我骑车去找过她。在她家里她就不敢放肆了。也说不了两句话。再后来她早早就工作了,在一家银行当出纳。那时候没有网络,联系不便。慢慢也就淡忘了。
那算是我最早在火车上得手的艳遇。




京九线开通后,有一次我坐车去南昌办事。那是真正的民工列车。不光周围坐的都是民工,刚上车就见一个伤了腿的民工被同伴抬上来,估计是往老家送。唉,人生艰难啊。
不过感慨归感慨,没误了我寻找艳遇。我坐在一个三联座最外面,右手是一个壮妞。身上穿着油脂麻花的衣服,黑亮黑亮的。估计是在北京某小饭馆干活。再往右手,一个小姑娘坐在窗边。看身材我以为是个学生呢,又瘦又小。干干巴巴的。
我上午上的车,到下午就和壮纽混熟了。她不是一个人在旅行,对面,斜对面坐的都是她姐妹。后来我们大家打牌,不管赢了输了,互相拍拍肩膀,拍拍手,尽在不言中。
可惜晚上她就下车了,我往里挪了一个座,坐到小姑娘身边。有意无意和她搭了几句话。她忽然说了一句:你和那个女的好亲密啊?
天啊,语气幽幽怨怨的,这意思我还听不懂?当下我就不客气了。和她拉起家常。这时候已经快半夜了,我拉着她的手,下面用腿碰她的腿,她都不在意。
一问才知道,她是瑞金人,要从南昌转车。她今年才十八岁,在北京和老公一起作裁缝。这次回家是因为怀孕了,生在家里方便。我看看她肚子,很纳闷,她就象个小女孩,肚子里乍还能装一个小孩?
到了南昌,我们各自忙完,就一起逛街了。逛半截看到一个录像厅,就带她进去。她也没说啥,进去后我们就抱在一起。刚亲密不一会,视觉适应周围的环境,才发现这里原来是个色情场所!!!!电视里放的三级片。周围有几个短打扮的小姐来来回回走。观众都是单身男人。这些小姐一会坐在这个男人身边,一会站起来换到另一个男人身边,估计是在谈价。谈好了就陪看陪……。这招我就在南昌看过,其它地方没见过。
周围气氛这么色情,我们俩更闲不住了,该摸到的地方都摸到了。虽然她才十八岁,不过都快当妈妈了,我也就没了心理负担。
临分手时,我们留了电话。她留的电话不是她家的,是邻居的。每次打都要请邻居去叫。我打了几次,感觉这样太不方便,会让人家招来闲话,就放弃了。现在也没联系了。回想起来,还得高喊网络万岁,手机万岁。有了这两样东西,可以制造多少艳遇啊。



在列车上找到的艳遇,发展到车下一段时间的就这么两起。其他都是截止到下车。当然不是我没追着对方要地址,每次艳遇我都想发展发展。是人家不敢给。女人性欲强度不次于男人,但顾虑总要多一些。所以在车上摸摸也就算了,不想再进一步发展。
要数这些没有下文的列车艳遇那就多了。有次我坐晚上十一点的车到济南。凌晨四点就到了。就这么五个小时,我就和对面一个女的摸上了。我们都装着趴在小桌板上睡,手在下面摸。有时候我会装着弄一下鞋,挠一下脚。弯下腰摸摸她的脚腕。一路上我都没看清她长什么样。到了济南我下车,路过窗口回头看了她一眼,她也冲我一笑。算了把这段默契了结。
还有一次我从吉林回天津,坐一个两联座的里面。旁边和对面是两女一男,都是二十出头。三个人坐着不老实,不停换来换去,女生高兴了还蹲在椅子上,膝盖在我肩膀上擦来擦去。如果坐在我对面就把腿伸过来。我摸过这个摸那个,好过瘾。有时候下手很重,她们不会不知道,但是都装着不知道。有时候他们三个打牌,不管输赢就挥手打来打去,打情骂俏状。两个女生的胳膊、手不停地碰到我,都很用力。因为有个男的在,我不敢太过分,不知道她们哪个是那小伙子的情人。
还有一次从河南一个小城回北京。车厢里乌烟障气。这种时候要不是找艳遇,都不知道怎么熬过去。我看到不远处坐着一个姐姐,正和对面的小伙子调笑。看样子不象是熟人。估计也是在车上勾搭起来的。这次我干脆自己不搞,看人家搞。
到了夜里,他们也是把大衣盖在腿上,两人膝盖紧顶在一起,大衣下面象大肉虫一样不停地动,肯定是两个人的手摸来摸去。后来我冲那个女的笑了笑,意思是你们搞的我都看明白了。那女的瞪了我一眼。再没理我。呵呵。
后来稍微有点钱了,不坐民工车了,出远门就睡卧铺。再后来还坐飞机。档次是上去了,可艳遇的机会就没有了。唉,凡事不能两全啊。